钻无止境 炼就一流 Driling endlessly Refining the best

新闻中心/NEWS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榆林煤化工奔向高端

作者:中国化工报    来源:行业资讯    点击次数:    时间:2017-06-14 13:44:15

 

    技术升级 产品升级链群升级

 

    作为国家现代煤化工产业示范区,陕西榆林将通过政府引导规划现代煤化工的链群升级、企业整合创新资源推动煤化工的技术升级,以及延伸产业链实现产品升级等举措,合力推进煤化工产业向高端化发展,构建能(源)-化(工)-材(料)一体化产业格局。这是中国化工报记者从上周在西安召开的榆林特色产业推介暨投资项目洽谈会、榆林煤化工产业高端化发展论坛上了解到的。

    政府:强力引导链群升级

    榆林煤油气盐等资源富集一地,世界罕见,是我国能源化工产业重要集聚中心,也是全国最大煤制烯烃生产基地、煤制油工艺路线最全的示范基地。2016年,榆林原煤、天然气、聚氯乙烯、金属镁、兰炭产量分别占全国总产量的10.7%、11.7%、8.8%、58%和70%。

    “政府要优化煤化工产业高端发展环境,制定产业发展规划,引导和带动更多资本进入煤化工领域,实现煤化工的链群升级。”榆林市政府党组副书记李春临说,榆林煤化工产业高端发展的关键,就是按照“优煤、稳油、扩气、增电”的思路,抓好优势产能建设,不断放大基地规模效应;推进产业链条延伸,瞄准煤炭分质利用和煤基精细化工两大主攻方向,重点构建原煤—兰炭—煤焦油—高端油品、原煤—甲醇—烯烃(芳烃)—合成材料、原煤—煤液化—精细化学品等3条循环产业链,推动煤化工向合成纤维、合成树脂、合成橡胶及其下游高端产业链延伸;培育接续产业,围绕原煤—发电—新材料产业链,打造具有全球竞争力的铝镁合金、化工新材料、半导体材料等新材料基地;围绕煤电—多晶硅—太阳能电池—光伏发电产业链,打造千万千瓦级新能源产业基地。 

     据榆林市招商局局长姬世平介绍,榆林围绕产业链、创新链、价值链布局招商引资链,重点布局高端能源化工、战略新兴产业、装备制造等8大产业。其中高端能源化工将引进国内外一流的煤化工技术,发展煤制烯烃、煤制芳烃、煤制乙二醇、煤制乙醇、煤制油、煤制气等6大现代煤化工示范产业。尽快利用聚烯烃副产碳四原料,实现化工新材料零的突破;突出“三烯、三苯”精细化工产业,开发合成纤维、合成树脂、合成橡胶等产品。

    企业:整合资源技术升级

    企业是煤化工产业发展的重要载体,也是煤化工创新发展的核心力量。“榆林的煤化工企业要整合科技力量,加快煤化工核心技术成果转化应用,推动榆林煤化工产业的高端化、精细化发展。”与会的煤化工企业代表表示。

  榆林煤化工产业升级技术研发中心是榆林市充分整合各种创新资源,升级传统煤化工工艺技术、延伸现代煤化工产业链的重要平台。该中心主任张相平介绍,中心将整合低阶煤热解关键技术,拓展焦油深加工技术,突破煤基精细化产品技术,联合开发煤化工节能环保新技术,重点开展甲醇深加工二代技术、煤热解高效利用、煤焦油精细加工、陶瓷膜功能材料等煤化工前沿科技成果转化。

   在榆林,还有一批煤化工企业也在技术升级的道路上积极探索。记者了解到,世界首套煤油共炼示范项目在榆林靖边试车顺利;陕西未来能源化工有限公司百万吨费托合成煤制油、延长榆能化煤制烯烃等装置运行效果良好,后续的填平补齐和二期工程将瞄准高端下游产品进行规划布局;华电榆林150万吨煤制甲醇、50万吨芳烃示范项目已基本完成前期审批手续准备开工。此外,陕西龙成煤清洁高效利用有限公司、陕西精益化工有限公司、神木天元化工有限公司、神木富油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等中小企业,也分别围绕粉煤清洁高效利用、煤焦油深加工开发新技术并取得突破。

  在6月初于西安举行的2017丝绸之路博览会暨第21届西洽会上,榆林一大批煤化工项目成功签约,中煤化工科技公司2万吨/年碳酸甲乙酯、北京神雾科技集团200万吨/年煤炭分质清洁利用及30万吨煤焦油加氢、兖州煤业榆能化50万吨/年聚甲氧基二甲醚(DMMn)、精益化工120万吨/年煤热解及煤焦油深加工多联产、神木天元660万吨/年粉煤分质综合利用、神木富油50万吨/年煤焦油全馏分加氢制环烷基油等项目将落户榆林。 在本次论坛上,榆林高新区管委会还与杭州锦江集团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将在煤化工、盐化工、新材料、新能源等领域开展合作。

     专家: 延伸下游产品升级

    “榆林煤化工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就是延伸产业链,实现产品升级。”与会专家对榆林煤化工的下游产品开发提出了具体建议。

  “榆林的煤制甲醇和煤制烯烃产能较大,烯烃下游产品要突出高端化、差异化,乙烯可考虑配套环氧乙烷、二元或三元乙丙橡胶、乙烯-醋酸乙烯衍生物、长链α-烯烃、超高相对分子质量聚乙烯及MMA等;甲醇可开发1,4-环己烷二甲醇及高端聚酯(PCT、PETG、PCTG)、甲醇蛋白、乙醇、聚甲氧基二甲醚(DMMn)、碳酸二甲酯等下游产品。”中国化工经济技术发展中心首席技术顾问徐京生表示。

  他认为,现代煤化工也要与相关产业融合,如现代煤化工+煤炭+电力、现代煤化工+电力(IGCC)、现代煤化工+石油化工、现代煤化工+化纤、现代煤化工+盐化工、现代煤化工+焦化、现代煤化工+建材等,使产业跨界耦合发展。同时重视CO2资源综合利用,可引进国内外的前沿技术,利用榆林煤化工产生的丰富的CO2资源,合成甲醇、聚碳酸酯、聚氨酯泡沫、多元醇、三聚氰酸、PBS树脂、PPC(二氧化碳与环氧乙烷、环氧丙烷共聚物)等。   

  “榆林已经具备了煤化工产业高端化发展的基础和条件,可以向高科技含量、高附加值、高效益为特征的高端化发展。”张相平建议,通过工艺升级实现高端化,可围绕现有的兰炭、甲醇、氯乙烯、金属镁、混合醇等生产工艺进行优化升级;可通过产品升级实现高端化,以煤化工产业现有的产品、中间产物、副产物及“三废”为原料,开发特种蜡、兰炭基吸附材料、功能材料、芳香化学品、催化剂,以及食品级二氧化碳、甲烷、甲酸、高分子材料等高端煤化产品;通过技术升级实现高端化,大力开发合成气一步法制烯烃、甲醇制聚甲氧基二甲醚、醋酸加氢制乙醇、电石炉尾气制乙二醇等新一代技术。

    北京国化新材料研究中心副秘书长张新亮认为,榆林应发挥煤化工产业优势,开发茂金属聚烯烃、高性能聚烯烃弹性体、双峰聚烯烃,以及碳酸二甲酯、碳酸甲乙酯、聚碳酸酯、煤基碳材料等下游产品。

 

                                                                                                                                         (来源:中国化工报)

扫描关注“今日重装”微信

兰石重装公司企业宣传片

X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