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无止境 炼就一流 Driling endlessly Refining the best

新闻中心/NEWS

今日重装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今日重装

“擀钢板”的老班长

作者:李连宏    来源:今日重装    点击次数:    时间:2016-11-08 10:27:14

“擀钢板”的老班长
——记兰石重装公司重型四辊卷板机主操控手徐天有

□ 李连宏

 

    如果你见过手工擀面条,你或许可以联想出“擀钢板”的样子。只不过擀面条用的是擀面杖,擀钢板用的是液压卷板机。面是软的,钢板是硬的,但都要掌握好“力道”是相通的。徐天有操控的这台被称作“大四辊”卷板机,可以将280毫米厚的钢板卷成需要的形状。
    徐天有瞄一眼仍在“大四辊”上加工转动的工件,双手在操控台上啪啪嗒嗒摁下、扭动数个按钮和开关,动作一气呵成,力感而流畅,如弹钢琴一般。这是徐天有今天完成的第三个工件,经过上料、预弯、纵缝、校圆,就要卸料送入下一道工序。这件内衬有不锈钢,厚度为125毫米的复合钢板,仅板材的价格就超过100万元,如果不锈钢衬板加工坏了,外地返修需要三个月。卷板的温度要控制在660—675℃之间,焊接的温度要控制在200℃左右,压力大了会把板子“擀薄”拉长,压力小了卷不到位,干这个岗位“手感”和“眼力劲儿”很重要。从徐天有嘴角溢出的微笑里可以看出他对这件活的满意。徒弟们都知道,凡是能够通过师傅“法眼”的活件,100%都可以通过下一道工序严格的审检。
    徐天有今年58岁,中等个头,脸庞清瘦而黝黑,眼神犀利而慈祥,是兰石重装公司冲剪车间卷板组的班长,同时还是 “大四辊”的主操控手,被徒弟们尊称为“老班长”。“大四辊”则是工友们对“重型全液压四辊卷板机”的简称,是兰石自主研发的重型设备,专门用来对付超厚超重各种材质的钢板,其超凡的加工能力和自身的体量目前是国内仅有,位居亚洲第一。说是“仅有”,其实并不是只有一台,准确的说是“三胞胎”,兰石新园区、青岛、哈密工厂各有一台,徐天有作为一名工人师傅,有幸参与了“大四辊”的研发制造和安装调试,自豪之情溢于言表,对人说起大四辊各种参数,如数家珍。用于石油炼化和煤化工的压力容器是兰石的主产品之一,随着容器体积的越来越大型化,新型材料的不断出现,对卷板机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兰石从老城区搬迁到兰州新区“出城入园”的过程也是设备换代升级的过程。除了外购,上百台套的大型设备都是依托60余年石油装备制造的积淀自主研发制造的,“大四辊”就是其中的一台。当年,徐天有所在的重装公司的利润不过5000万元,而买一台国外产的同规格设备就需要8000万元。自主研发重型卷板机,节省投资,可以更好地满足生产需求,又拓展了通用高端装备制造的能力,一举三得。
    作为一名普通的操作工,可以参与到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高端装备研制调试过程中,得益于徐天有30余年与卷板机的“不离不弃”。徐天有清楚地记得,1979年那个略显温暖的冬天,作为酒泉祁连山下一个小山村的插队知青,他有幸被招入兰石成为一名“卷板工”。按照徐天有的说法,“卷板工”入不了“72行”,国家职业目录里没有这个工种,只能划入冷作工。当时有点关系的人都选了车、铣、磨、铇、铆、电、焊等这些所谓“吃香”的工种,初来乍到的他只能服从组织安排。
    计划经济时期的兰石,生产任务排的满满当当,“大会战”一个接着一个,容不得还不到20岁的徐天有挑肥拣瘦。三年学徒出师后就当上了主操控手。又过三年,1985年当上了副班长。这副班长一干就是23年,直到2008年“荣升”班长至今,共31年的兵头将尾经历。这期间,领导觉得他年龄大了,想让他到车间当调度,他认真想了三天婉言拒绝了。他认为自己是个直性子,干不了机关的活,还是卷板子最合适。
    兰石是前苏联援建的建厂项目,最初的卷板设备是清一色的苏联货,后来捷克、日本、美国以及国产设备陆续加盟。每台设备的构造、性能、特点、加工能力徐天有都把它摸得烂熟于心,确保驾驭起来得心应手。随着技术的进步,加工件的材料类型越来越多,普通碳钢、不锈钢、铬钼钢、加钒钢,不同材料需要不同的压力;在起步、预弯、成型三个步骤的压力也不一样,既要保证设备安全,又要保证工件质量,随时要进行调整,没有一成不变的模式;有时工件太大,还要分成四片来卷,然后拉到施工现场拼接,如果某一片曲率达不到,就只能返厂重卷。徐天有说,干这种活,要有悟性,更要有灵性,没有十年功夫,拿不下来。
    2004年公司接到130多张加钒钢板的卷制订单,价值数千万元。因为对材料的性质不甚了解,温度压力和工艺不能满足要求,眼睁睁看着钢板在卷板机上瞬间就断裂了。1992年接了350张低温钢的卷板任务,刚开始的时候对成型要求不清楚,导致焊好的接头一冷却下来就裂开。兰石作为国内石油炼化设备的先驱,其生产的压力容器多为二类、三类容器,为新疆煤化工生产的一台反应器自重就达到2400吨。徐天有形容压力容器是不定时的炸弹,深知他的工作来不得一丝一毫的含糊。他反复试验,不断总结经验教训,整理出各种材料的工艺流程。例如对低温钢,从下料开始就加温,包括预卷、割直头、焊接都要保持一定的温度,冬季和夏季还要有不同的方案。不仅如此,他还多次组织对卷板工艺进行改进,提出的“卷四合三”、“校三合二”的装炉新工艺不仅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还节约了能源。多年来他自制工装、工具、垫条以及垫铁上百件,成功地完成了许多重大疑难产品筒体的卷校。他爱设备如子,每天都要进行巡检和保养,他负责的设备你很难找到杂物和油污。他视质量如生命,绝不允许不合格的产品流入下道工序。
    班组成员对他心服口服,车间领导接到新的加工任务,也总是先征求他的意见,问能不能干。但徐天有从来没有说过一次干不了,好不容易找来的活怎么能轻言放弃呢。一但接上了活,就等于接上了担子和压力。一个管着15个人的小班长,每天24小时不关手机,车间有事随叫随到。回到新区的家里也闲不住,拿一个小本子总结一天的工作,琢磨新接的工件该怎么干。兰州老区的家里有自己的爱人、刚生完孩子的女儿、两个双胞胎的外孙,但他3个月才回一趟兰州。怕回去了车间有事找不见他。他总觉得活太多,时间不够用,心里着急。爱人不放心,做点好吃的抽空给他送来,住一两天又急急的回去照看孙子。
    说起刚刚调走的一位他带了7年的徒弟,徐天有有点伤感。对于 “大四辊”来说,7年是个刚刚可以放手独立操作的工龄。但说起自己付出过不少心血的“大四辊”,徐天有又喜上眉梢。他给“大四辊”总结了六大优点:一是环保;二是节能,大部分材料实现了冷卷冷合,每年可节约天然气费用几千万元;三是能力强大,出活。原来一天卷四张板,现在一天可以卷十几张;四是运行平稳,干出的工件合格率达到99%以上,是过去的3倍;五是设计人性化,加工精度高,摁哪个按钮,实现哪个功能,一目了然;六是 “皮实”,很少出故障。末了不忘加一句,我这个造价才3000多万,你算算省了多少。
    说起来你也许不信,58岁,干了37年卷板工,有着一身绝技的徐天有只是一名高级工。他曾被评为甘肃省机械冶金协会的“金牌工人”,兰州市的“金蓝领”,兰石的“劳动模范”,入选兰石的“高技能人才库”,但领导让他报名参加技师考试,他连名都不报。并不是他学历不够,他也是1970年代的高中毕业生,所学的微积分和三角函数还被他经常运用到工作之中。也许这正是他的特立独行之处,可以干31年的班长,可以37年只干好一件工作。
    徐天有说,兰石就是他的家,靠着兰石这个大企业,他有了房子,有了爱人,有了家,有了现在的一切。人要知足常乐,知道感恩,他没有大的能耐,能干好卷板工就是他一生的荣耀。企业困难的时候,他也曾想过离开,但咬咬牙就挺过来了,现在他是真离不开了。
    徐天有最大的理想就是卷板工干满40年,徒弟们能够顺顺当当接好他的班。

扫描关注“今日重装”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