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无止境 炼就一流 Driling endlessly Refining the best

新闻中心/NEWS

今日重装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今日重装

读书——向我敞开世界的大门

作者:潘秀娟    来源:今日重装    点击次数:    时间:2016-11-24 15:14:59

                                        
    我时常在想,读书到底带给了我什么?是架在鼻梁上越来越厚的酒瓶底,还是我越来越不羁的内心;是上课时偷看小说时老师丢过来的粉笔头,还是江湖英雄儿女的侠义柔情。想到这儿,不禁莞尔,也许读书带给我的是《漂亮朋友》里杜洛瓦的潇洒迷人,周旋在女人们之间的巧舌如簧,那种危险又迷人的浮夸;是雨果笔下《巴黎圣母院》里敲钟人卡莫西多在我想象中明亮又沉静的独眼;是《红字》里海斯特•白兰和梅斯代尔隐忍挣扎而最终变成宗教牺牲品的百转千回的爱情。那些看过的书,里面的人物一个个从脑海中闪过,于连、大卫.科波菲尔、约翰克里斯多夫,常常我的猴急猴急的性格,一本书几乎不会再拿起来看二遍,但是当捧起一本书,被里面的故事情节吸引时,就如海绵遇到水,卯足了力气,不间断的要读到结尾,哪怕是从白天看到天黑,从黄昏看到深夜,也不忍放下,只想着一味地读到结局。
    现在想来,也许是一种谜一样的缘分,在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正是懵懂无知的时候,不过很幸福我拥有自己的房间,里面有一个书架,这个并非父母的刻意安排或者任务,上面陈列着世界名著,还有中国四大名著、世界史、旧小说,反正各式各样的,我记得不太清,也许还有《毛主席语录》。不知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依稀记得是五年级的暑假,也许是天气热的发慌,待在家里无所事事,反正在某个百无聊赖的时候,我翻开了书架上的书,就如电影《纳里亚传奇》里面的衣柜,打开了新的世界。我徜徉在与我所认知的不一样的世界中,埃菲尔铁塔,巴黎街头、法国上流社会、甚至是男女的风花雪月,都一股脑儿的冲到了我的脑海里,让我如痴如醉。在假期结束后,我仍未读完书架上的书,但是我的兴趣并没有冷却下来,而是越燃越烈。除了正常的上学以外,我抓到了看书的时间-午休,但是妈妈总是查岗,让我按时午休。话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天气很热,我只盖很薄的毛巾被,被子薄到光透过来够亮,所以我往往是趴着,把毛巾被往头上一包,我的专属一个读书小天地就建造起来了。下午放学,也是放下书包,坐在卧室的单人沙发上,捧起书就看,往往是天渐渐黑下来,我常常顾不上开灯。这样持续下去的结果就是,我的眼睛近视了。我那样废寝忘食的看书,并非我自身多爱看书,那时候根本没有那样的认知,而是好奇心,好奇书里面到底有怎样的世界。想了解那些每天穿着精致华服,吃着美食的贵夫人们生活,想了解教会里主教们除了礼拜、洗礼、布道以外的内心世界,想了解年轻男女的心跳加速和到底如何谈情说爱,这些没人会教给我,没人会告诉我,就这样我打开了通往新世界的大门,就是通过读书。
    初中、高中基本上赶上了青春小说、网络小说的时代,什么《梦里花落知多少》、《缥缈之旅》《幻城》,甚至看《新概念作文》。《梦里花落知多少》里面林岚和顾小北的纠葛着实让我体会到了心绞痛的感觉,是真的身体的痛,眼泪哗哗的流,但是又不禁被他们那几个好朋友之间的插科打诨逗笑。那时候租小说、用MP3、电子词典,同学们之间相互传阅,乐此不疲。但是即使是这样的生冷不忌,琼瑶阿姨的书我是一个没看过,那些被我妈列为禁书的系列,就像一道无形的墙,把我阻隔在外。这样的阻碍,导致后来红遍祖国大江南北的《还珠格格》《情深深雨蒙蒙》我愣是加起来是看的不超过一集。
    大学和上班,我基本也没断了读书的习惯,不为别的,就是怕无聊,想找新鲜。但是读书的风格、内容发生了转变,会尽力寻找一些有意思的书,并曾企图找到一本足以改变人生的书。看什么《苏菲的世界》《数和学头脑相遇的地方》《月亮和六便士》《撒哈拉沙漠》《蛤蟆的油》《论摄影》。开始好奇别人的人生历程,内心世界,读书是最直接的手段。我有个毛病,一旦迷上那个作者,几乎会买光那个人出的所有书,我一度在一段时间内买了三毛和东野圭吾的所有书。特别是东野圭吾的加贺系列,我会常常想象,加贺一郎那双深沉到可怕而又冷峻的锐利的目光。
    回忆起来,读书竟然贯穿了我从有认知到现在的所有时光,这些各式各样,五花八门、分门别类的书,带给我的是不一样的体验,其中的细节、描述也许我无法一一说出,但是读过的书不会骗我,已经在我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上打上了深深地烙印,幻化成了我言语里的幽默机智,演变成了我的敏捷才思,转变成了我思想的源泉,甚至与我的相貌息息相关,是我的明亮眸子,是我自信的笑容。以后的我,还会继续读书,为了寻找乐趣,当然也为了在新世界里的继续探索。
 

扫描关注“今日重装”微信